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原来爱情遥不可及 > 第780章 还是会沉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秦暮烟挫败地叹了口气,算了,她就当救死扶伤,拿块抹布,随便帮他擦几下好了。

    见秦暮烟转身又要离开,顾沉急得差点儿再次跳窗,“小烟,你要去哪里?”

    “你不是嫌自己臭么?!给你拿布子,擦身!”

    擦身……

    顾沉瞬间春心荡漾,他就知道,她的小烟,不可能对他彻底狠心。

    她对他,还是有感觉的。

    想到这个可能,顾沉欢喜得几乎要飞起来,可惜,他这两条腿伤得太厉害,他飞不起来。

    很快,秦暮烟就端了一盆温水从洗手间里面出来,顾沉美滋滋地躺在床上,等着跟她亲密接触。

    但……

    为什么她就只给他擦了一下手和胳膊?

    说好的擦全身呢?

    他还想着,她什么地方都给他擦一遍呢!

    “小烟,我身上痒……”

    顾沉努力将让自己那张俊脸看上去没那么荡漾,他带着浓重的哀怨开口。

    “顾先生,你又不是没长手,你身上你自己擦!”

    本来,秦暮烟还觉得他怪可怜的,想要把他当成块石头,给他好好擦一下。

    但她转念一想,他伤的是腿,又不是手,他什么地方自己擦不了?!

    故意的!

    他铁定是故意的!

    听了秦暮烟这话,顾沉也明白,他的那点儿小心思,是被秦暮烟看穿了,怕她又离开,不理他了,顾沉手上用力,一把就将他拉到了怀中。

    “小烟,你好好抱抱我好不好?”

    感受着顾沉死死地箍在她身上的手,秦暮烟觉得,这人的不要脸程度,都快要臻于化境了,他都已经把她抱得这么紧了,还要她好好抱抱他,他这脸真是铁打的是不是?!

    “顾先生,请你放开我!”

    秦暮烟真的是快要气死了,这人,真的是蹬鼻子上脸了,方才她就不该心软,多在他的病房里面留这么久!

    “不放!死都不放!”

    “小烟,我知道,我犯过很多很多错,我不可饶恕,但小烟,我是真心爱你,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顾先生,你既然知道自己不可饶恕,谁给你的脸,还缠着我不放?!”

    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秦暮烟更气了,尤其是见他的唇,还不老实地贴到了她的唇上,她更是气得想要一巴掌拍死他。

    但拍死他吧,小凡和小安亲爹就没了,何思雨和顾衍,还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值当的,她硬是将这种冲动给憋了回去。

    顾沉见秦暮烟挣不开他的怀抱,他却是得寸进尺,恨不能将她揉到他的身体里面。

    “小烟,我的小烟……别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放开我!”

    听着顾沉这带着明显的患得患失的声音,秦暮烟差点儿沉沦在他的温柔之中。

    感受到他那不老实的大手,以及注意到她衣衫的凌乱,她才如梦初醒。

    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如果是在平时,秦暮烟无论如何都是挣不开他的怀抱的,但现在,他腿伤得厉害,她用尽全力,竟是还能够与他保持距离。

    她快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顾先生,你这算是什么?!调戏有夫之妇?!你这种行为,跟薄擎,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烟,我没有!”

    顾沉不想被她误会,他焦急地为自己辩解,“小烟,你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不管我与你怎么亲密,都理所应当!”

    “你孩子……”

    “顾先生,你倒是去问问,问问小安和小凡,愿不愿意喊你一声父亲!”

    “小烟,我知道,小安和小凡现在定然不愿意认我这个父亲,但我会好好表现,我愿意努力,小烟,求你,别一棍子把我打死好不好?”

    顾沉见秦暮烟这一次是铁了心不理他了,他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他腿伤得厉害,这么跳下来,他站不稳,直接狠狠地倒在了地上。

    他的腿上,又有好几处伤口裂开,说不出的惨烈。

    秦暮烟心里清楚,既然决定了跟顾沉划清界限,他这种自虐的行为,她不应该再理会的,但听着身后的重响,转身看到地上晕开的一小片血红,她终究是克制不住一步步往他身旁走去。

    “顾先生,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硬要将早就应该分离的两个人,拉扯在一起!

    顾沉仿佛没有感觉到自己伤口的疼痛一般,他用力抱住秦暮烟,再不给她任何离开的机会,“小烟,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你别不要我,我就好好养伤!”

    “顾先生,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这般折腾,疼得只会是你自己!”

    虽是冷着脸这么说,秦暮烟倒是没有再硬要离开,她重新给顾沉处理了一遍伤口后,才在他病房里面的沙发上坐下。

    “顾先生,你早点儿休息。”

    顾沉其实是想要抱着秦暮烟一起休息的,但他怕他逼得更急,她反而会跑得更远。

    他退而求其次,只能暂且不抱着她入眠。

    他生怕她会趁着他睡着了离开,他一直努力睁着眼皮。

    可他流了太多血,又折腾了这么久,他真的是太困了,后来,他没撑住,还是闭上了眼睛。

    因为心中一直担心着秦暮烟会离开,顾沉可以说是睡了没两分钟,就睁开了眼睛。

    他环视了一周,都没有发现秦暮烟的身影。

    他知道,她终究还是离开了。

    他也清楚,她这般不想靠近他,最起码,今天晚上,他不该再厚着脸皮纠缠了。

    可仿佛着了魔一般,他还是穿好衣服下床,抓着拐杖,一瘸一拐往病房外面走去。

    顾沉所在的这家私立医院,距离沈迟的小院并不算太远,步行也就是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

    秦暮烟正好想透透气,她没有打车,也就直接步行回去了。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宁静。

    因为下午的时候,刚下过一场雨,夜风微凉。

    微凉的夜风吹过脸颊,秦暮烟脑子乱得却是越发的厉害。

    顾沉,顾沉……

    这人的名字还有脸,跟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中捣蛋,让她怎么都舒坦不了。

    秦暮烟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她去一旁的小公园溜达了一圈,本来是想要在湖边好好透透气的,看到一对小情侣在湖边腻歪,她还是决定不过去惊扰这对小鸳鸯了。

    她刚要从湖边离开,一根长长的木棍,就狠狠地往她脑袋上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