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各国货币之间的巨大落差,对于那些货币处于弱势的国家来说毫无掩饰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不好就是几乎毁灭性的打击,至少在经济上是这样的。

    经济毫无疑问的是任何一个国家重要的命脉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命脉也不过分,无论是军事、发展各方面关乎到国力的项目,都与经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所以说,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这也正是应验了那一句话:sorry啦,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啦。想到这里,小琴的脑海中自动脑补出了一个gif表情图,以及那带着茶叶蛋口音的腔调声。

    将着木签上最后一块肉咬下,小琴扔掉了木签,一边咀嚼着一边环顾着四周熙熙攘攘的人海,那繁华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表面之下,或许还有着他看不见的肮脏龌龊。

    这并非是针对谁,而是任何的集体皆是如此,至少那阴暗面无法显现在大众的眼光之下,只可以尽可能的去将着美好阳光的一面展现出来,殊不知,大树之所以能够枝繁叶茂茁壮屹立,真正的功臣还是属于无法被阳光普照的土地下的树根。

    它们无法看见太阳,只能默默的被压榨,如同韭菜一般生长到成熟再被收割,只留下那么一丁点完全不成正比的回报,保证苟延残喘,留住根继续生长等待着新一轮的收割。

    无声的叹息似乎回荡在耳边,小琴翻了翻白眼,思考也是被打断了………这个好似无声的叹息貌似就是某个白痴自带的bgm,他嘴角抽搐的转过头去,看见了那一张熟悉的脸。

    “我们还真是有缘呢!”朱子庸抱着一大堆小吃的,嘴里还被塞满了不知名的东西,他早就发现了小琴,这便是含糊不清的嘿嘿笑道。

    “我觉得是阴魂不散才对。”小琴的嘴角抽搐的频率有一些快速,他看着朱子庸那张本来还算俊俏,但此刻却被油渍给彻底破坏的脸,也是暗叹一句:还好这个白痴说的是有缘。

    而不是那完整的两个字.....毕竟一说出来小琴就会联想到一堆不太美妙恶心的东西,自然也会失去胃口,这也会导致他买的这些小吃全部浪费,浪费可是最大的犯罪!

    “别这么说嘛,我们的确很有缘分啊、你看去,这都能碰见。”

    那边,朱子庸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小琴的反感,依旧自来熟自顾自的说着,他一边说着‘缘分’二字一边吃着小吃,更是让小琴胃中增添了一阵的翻江倒海。

    “的确....好大一坨。”小琴默默的将着怀里的小吃准备扔向一旁的垃圾桶,朱子庸见此,忙是跑上前来一把夺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小琴:“你怎么能这么浪费呢!浪费是可耻的,是极大的犯罪!”

    “而且你的汉语也有很大问题。”见着小琴默然不语,朱子庸依旧是不肯善罢甘休,非得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小伪娘才行,他故意严肃开口道:“缘、分无形,怎么能用‘坨’来形容呢”

    “呵....那是真是抱歉呢。”小琴脸上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的朱子庸一阵摇头,叹息一声道:“小琴啊,我看你虽然也是出身权贵,但千万不能骄奢淫逸,这些都是穿肠毒药,会害死自己的。”

    说着,朱子庸便是毫不客气的吃下了他刚刚‘保护’得来的汤包,惹得小琴一阵的白眼连连:“你怎么知道我是出身权贵,我家贫穷的很,可没有矿。”

    “你就别装了,看你的面相就不可能是寒门子弟。”朱子庸随意的摆了摆手、一脸的不屑,虽然这幅模样很欠揍,但也让小琴明白一件事,这个家伙会看相!

    并不是单单的专业算命相师,而是一种日常习以为常的感觉,就像是学生时期的眼保健操一样,这个朱子庸,朱....金陵?好吧,小琴大概知道朱子庸这个家伙身世背景也不简单了,哪怕小琴并不懂相术。

    “现在有空吗,我可以带你去明故宫转转。”吃汤包吃的烫了嘴的朱子庸给自己扇了扇风,又是朝着小琴笑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的,想好好游览一下金陵,这大明故宫自然要好好看看才行。”

    “现在早关门了。”小琴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一句,虽然他很明白朱子庸的确有带着自己这个时候去明故宫的权利,看这家伙姓什么就知道了……只是这家伙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热情?!

    这才是小琴一直纠结的原因,朱子庸这家伙不缺钱不缺权的,自己身上似乎也没什么好被觊觎的,还是说是自己这副皮囊……那家伙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这可说不准!

    “安啦,放心啦,跟我走吧!”朱子庸依旧是一副大大咧咧的笑嘻嘻模样,他随手拽住小琴便是朝着一边的车站跑去,惹得小琴一阵气结:“喂,男男授受不亲,别拉拉扯扯的!还有,打个车就是了,这里人这么多结还挤公交,你是想被挤成二向箔吗?!”

    “跟你说了,浪费是可耻的,是最大的犯罪!”两人很快就到了站台,朱子庸抱着小吃,用着很是恨铁不成钢的语言神情朝着小琴道:“也就一千米不到的距离,打车那么浪费,亏你想的出来。”

    小琴闻言那叫一个气啊,他真想问问朱子庸这个王八蛋手上的机械表什么价格,想想还是算了,他强忍着怒气道:“也就一千米不到,那为什么不干脆走着去呢。”

    小琴是真的害怕**的公交了……以前看新闻人挤人还觉得夸张,自己亲身经历后想死的心都有,最恶心的还是会遇到一些眼睛不好的大叔……

    “身体才是斗争的本钱!刚吃饱怎么能运动,坐车对身体好!”朱子庸一本正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