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枭雄从港九世界开始 > 第三十六章 你来,我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十六章 你来,我往

    chapter();</script></dt>

    “东哥,去食饭?”胡安又问道。

    “没胃口,你去吧!”

    “哦!”

    胡安看着李东来的背影,点了点头。

    进来两次,都见他站在窗口,不知看咩?

    好奇怪?

    ……

    李东来一直没动。

    他看到胡安下了楼,好像要出城。

    迎面驶来一辆出租车,停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从上面下来一个四十出头,相貌普通的中年人。

    两人擦肩而过。

    是罗玉章!

    李东来吐了一口气:终于来了。

    紧绷了一天的精神,终于有了些放松的迹像。

    他不是怕,而是怒。

    用脚指头也能猜到,枪手就是冲着他来的。

    至于是谁派来的,根本不用猜。

    连一点江湖规距都不讲了?

    好啊,那就有来有往喽……

    看罗玉章往楼门口走来,李东来坚起食指,往上指了指。

    他知道,罗玉章肯定能看到。

    东正大厦等于是仁字堆在龙城内的陀地,吴振坤手下的拳手、经纪,以及在拳场揾水的叠码仔,基本全住了这里。

    现在还不到暴露他与罗玉章的关系的时候,人多眼杂,自然要小心一些。

    李东来上了天台,过了几分钟,罗玉章就上来了。

    穿着松松胯垮的西装,腋下夹着一只人造革的公文包,像是来看拳赛的白领。

    看着递过来的一支烟,李东来摇摇头:

    “怎么这么晚?”

    罗玉章擦亮火机,手里点着烟,眼睛冷冷的看着李东来:“人家替你挡了四枪,难道连尸都不帮他收?”

    李东来愣了愣:“我不是这个意思!”

    点着了烟,罗玉章用力的吸了一口:

    “烧鸡不想给肖四宝低头,更不想出五十万,所以就花了十万块,买了越南枪手来杀你!

    陈昭兴又想借刀杀人,特意跑来通知我。我答应了,让他出五十万,算你的辛苦费……我连夜跑来找你,你特么却整整消失了一夜,想提醒你一声都没办法……”

    李东来叹了一口气:“我也没想到!”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想请你帮我联系陈昭兴,查一下烧鸡的落脚之处!”

    “烧鸡的落脚处还用的着查?”

    罗玉章冷笑道,“他认定吴振坤和肖四宝即便知道了这件事,能猜到是他干的,也不可能有证据,更不能把他怎么样。

    所以他根本就没当回事,照样招摇过市。不过他也怕肖四宝以牙还牙,雇枪手杀他,走到哪里,都带着好多人……”

    “睡觉总不可能也带着人吧!”李东来冷悠悠的说道。

    “废话!”

    罗玉章瞪了他一眼,“陈昭兴听说城寨门口死了两个越南佬,就猜到是你干的,大牙都快笑掉了,不用你提醒,他也知道怎么干,等消息就是了!

    另外,我让苏定虎查到了越南佬的老窝,不过要等处理了烧鸡才能动手,不然烧鸡听到风声会跑路……”

    “谢谢!”李东来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你特么最应该说的不是谢谢,应该是对不起!”

    罗玉章的语气中带着一股莫明的愤怒:“知不知道你若出了事,老子要背负多大的责任?”

    “因为我爸?”李东来问道。

    一提李光宗,罗玉章就有些泄气。

    他终于有些理解,那些年的李光宗有多么累了。

    “算了,我也有责任!”

    罗玉章叹了一口气,“都说烧鸡是疯的,连肖四宝都知道派枪手保护你,我竟然大意了?你我都吸取教训吧!”

    李东来沉默了好久,才回了一个字:“好!”

    “不要乱跑,等我消息!”

    罗玉章扔了烟头,打开皮包,把一样东西丢给李东来。

    是一部手提电话。

    “就说是你托朋友买的!”

    罗玉章又报上了一个七位数的号码。

    李东来没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下了楼。

    他和老爹,到底是什么关系?

    ……

    胡安给李东来带了一份虾饺,一罐海参汤,还有李东来餐餐不落的卤水牛肉。

    看到桌子上的手提,胡安眼睛一亮。

    “东哥,哪来的?”

    “朋友送的!”李东来随口回道。

    胡安转了转眼珠。

    要两万多块啊!

    上次是送枪,这是又送大哥大?

    我点解冇这样的朋友?

    看李东来脸色不好,胡安不敢多问,快速的给他摆着饭菜。

    随便对付了两口,他便带着胡安,去了东门楼。

    除了手提,他还带上了那把枪……

    ……

    东正门开叉烧店的华叔被人杀死,杀他的两个枪手又被人反杀……这样的消息,在城寨中一点浪花都没有翻起来。

    因为天天都有发生,见的太多了。

    哪有没有这样的传闻,那才叫稀奇,九龙城寨,也就不叫九龙城寨了。

    看拳的依然看拳,赌钱的依然赌钱,追龙的依然追龙……

    肖四宝伤没好,怕被人笑,所以没来,镇场的是师爷辉。

    “你大佬是个仆街啊,以前只有第四擂,他不在,我当然可以应付,但现在仲要加上第三擂啊……还好,最多再累两天……”

    师爷辉一边擦汗,一边抱怨道。

    李东来笑了笑,坐到了师爷辉旁边。

    感觉他腰间鼓鼓囊囊,师爷辉下意识的瞅了一眼,看到手枪的形状时,眼皮一跳。

    “点解带短狗来拳台?”

    “当然是为了避免麻烦!”李东来回道。

    “你靓东的字号现在不知几靓,边个敢给你制造麻烦?你是怕烧**?”

    师爷辉笑骂着,又不在意的摆摆手,“放心啦,他已同意讲数,不会不讲规距……”

    李东来叹了一口气。

    早上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

    ……

    今天的李东来显得格外安静,连话都少了好多,一直静静的坐在看台上看拳。

    来了两趟,看他连姿势都好像没有变过,师爷辉渐渐好奇起来。

    看他去解手,师爷辉招了招手,把胡安叫了过来。

    “阿东点解无精打彩?”

    “唔知呀?”

    胡安摇摇头,“从早晨就开始扮雕塑,站在窗前,看了一天的雨!”

    看了一天的雨?

    想家了?

    还是因为喝的太多,酒劲还未缓过来?

    搞不懂。

    “让他早点返啦!”

    师爷辉交待了一声,又去了第四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