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长生十万年 > 第三千五百八十一章 八乘之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千五百八十一章 八乘之主

    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那端坐在八乘马车中,只能朦胧看到虚影的大人物。

    却依旧让战飞浑身一震,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镐京一战,长风君龙吟九霄,姐夫就算能抵挡,那也不至于灭了长风君吧?”

    “我一定是看错了!”

    战飞叹了口气,暗道这一定是生死之际,自己产生了幻觉。

    “大王,这贼人罪大恶极,不但行刺您,还想侮辱文才的女人,该杀!”

    虽然张子有些疑惑,不明白“长风君”的声音,为何会有些奇怪,但他还是朗声说道。

    “还请父王,为儿臣做主!”

    咚!

    云文才直接跪地磕头,语带哭腔,就连嘴唇都在’颤’抖,一脸的悲痛。

    “九娘是本王的女人,云文才你这畜生,混账!”战飞勃然大怒。

    然而战飞被一股无形力量束缚,根本无法动弹,也说话不出一句话来。

    “还请大王,斩杀刺客!”张子的苍老声音,随后响起。

    “还请大王,斩杀刺客!”

    哗啦……百官跪地,同时怒吼。

    “杀!”

    “杀!”

    ……

    “杀!”

    十里连绵不绝,官道两侧的长风国臣民,无不怒吼。

    在这山呼海啸声之中,战飞脸色变了又变,眼中满是绝望。

    而这恐怖的怒吼,如狂风暴雨,听的’帐’篷中的小杨柳,也不禁花容失色。

    “夫君乃是一国之主,却对’贱’妾倾心,可惜我们只有七日之缘,就要天人永隔。”

    “夫君放心,若是你被处死,妾绝不独活!”

    粉拳紧握,在小杨柳的眼中,满是坚决。

    “不要试图自尽,你牙齿中的毒素,在你咬下之下,老夫就能让你无法动弹。”

    “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但那样的话,老夫会让明白,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笼罩在黑袍中的老者,似乎知道小杨柳的心中所想,阴冷冷的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小杨柳的脸色,变得更白了。

    ……

    此刻,长风国的一国臣民,都跪在了地上,请求处死战飞。

    战飞目带绝望。

    死,战飞不怕。

    但就这样憋屈而死,还无法保护心爱之人,这让战飞感觉很无助。

    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奈何,奈何!

    ……

    这一刻,张子跪在地上,静静的等待。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不断流逝。

    眨眼间,五分钟过去了。

    但让人疑惑的是,那八乘马车中的人,却依旧没任何响应。

    伴随着时间推移,在张子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浓浓的不安。

    “云才,如今机会难得,你要好生把握。”张子犹豫片刻,对云文才传音入密。

    “可是大王似乎在休息,这……”云文才也有些犹豫,试探说道。

    “长风君”王者归来,却在马车内不出来,也不说话,这是何意?

    无人明白。

    尤其是让人疑惑的是,八乘马车虽没动,但后方的骑兵,却在有序的前行着。

    不过片刻间,入驻王城的骑兵,就已经超过了十万人!

    一眨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此刻,烈日如火。

    张子擦了擦额头的热汗,望着陆续踏入王城,数量超过三十万的骑兵。

    尤其是在城楼上的战士,也被陆续更换,成为了这些归来的“长风卫”。

    张子眉头微皱,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越发之浓。

    “怎么大王一归来,就将所有防御力量撤掉了,换成了归来的将士?”

    “这些将士也真够累的,刚打了胜仗,却还要立刻执勤,真敬业啊。”

    听着后方文臣武将的议论声,张子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变得越发之浓。

    而此刻,在一番心理挣扎之后,云文才咬咬牙,踏前一步。

    “大王,请您节哀。”

    “曹大已逝,大王此番讨伐强汉,虽功成名就,但这是丧子之痛,却无人能理解,但臣理解!”

    “臣愿承欢大王膝下,为大王延续香火,父王……爸爸,爹!”

    云文才有些激动,各种称呼都喊了出来。

    只听的满朝文武面面相觑,都有些呆滞。

    虽说大家都知道,今日云文才要认爹,可你这也虚伪,太没节操了吧?

    云文才可没管那么多,而是砰的磕头:“还请父王,成全孩儿。”

    “寡人没你这样的儿子。”一个威严而睥睨的声音,忽然从马车内传来。

    嗡!

    “什么!”

    声音落下,云文才脸色大变。

    “这声音……”

    战飞瞪大眼睛。

    “不对,这不是大王的声音,这究竟是……”

    咕噜噜!

    张子吞了吞口水,忽然感觉到了不妙。

    哗!

    下一刻,马车的车帘,无风而被卷起。

    马车内,一个穿着金色王袍,不怒而威的青年,出现在众人眼前。

    “大王都两百多岁了,怎么变成了少年状态?”

    “莫非大王灭镐京,吞了强汉一国气运,返老还童了?”

    满朝文武议论纷纷,都感觉到了呆滞。

    “不,这不是大王!”

    哗!

    张子猛然起身,激动的指着马车:“你……你究竟是何人?”

    “贼子好大够胆,竟敢冒充我王!”云文才勃然大怒,也忍不住跳了起来。

    本想当着一国臣民的面,风风光光成为储君,居然是这样结果?

    云文才无法接受!

    叶秋并没说话,而是负手而立,目光落在了战飞的身上。

    “姐夫!”战飞一脸激动,张了张嘴,这句话立刻脱口而出。

    “什么!”

    “这叶紫阳好强!”

    张子脸色大变,感觉到了震惊。

    战飞无法说话,那是因为张子调动了国运,锁死了战飞的力量。

    但眼前马车上的青年,却在悄无声息间,将战飞的禁锢给解除了。

    若非战飞开口说话,张子竟毫无察觉?

    这叶紫阳,得多强?

    “阿飞,你受苦了。”叶秋微微颔首,目带宠溺的笑容。

    眼前的少年,是唐月遥的弟子,天赋绝佳,也是叶秋看好的人才。

    虽是从镐京远道而来,但其实发生在飞雪国的事情,叶秋了若指掌。

    眼前的少年,让叶秋有些感概,仿佛看到了昔日年轻的自己。

    “姐夫,我不苦。”

    噗通!

    战飞跪在地上,目带激动:“还请姐夫,替小杨柳——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