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侠成名之路 > 第六章 亲人相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丁天雷用手擦了擦他的眼泪,安慰的说道:“外公不要难过啦,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说着他便扶着南宫鹤坐了下来。

    南宫鹤亲切地望着他,近道:“这些年你都到哪去啦?”

    “噢,我当时被我的两个师傅所救,多亏了他们俩个,要不然我再也见不到你啦”丁天雷说道。

    “那你的两个师傅是谁?”

    “他们叫金鹰,银凤”丁天雷说完也坐在了椅子上。

    “金银双笛,是他们吗?”

    “外公也认识他们?”丁天雷反问道。

    “当然认得”南宫鹤笑着说道,仿佛他们是老朋友一样,提到老朋友怎么会不高兴。

    金鹰银凤和南宫鹤本是江湖中武望比较大的人物,三人武功高低也差不多。只是这几年金鹰银凤已隐居深山,不再过问江湖之事,对江湖之事已十分厌倦,又加上他们收丁天雷为徒,二人一心一意想要培养他成材,更无心关江湖之事。

    而南宫鹤却截然不同,他不但武功高强,又喜欢打抱不评,爱管闲事,加之南宫世家高手如云。他的三个儿子也非等闲之辈。江湖中各门派有解决不了的事就爱找他,而南宫鹤也愿意帮忙。久而久之,南宫世家的名声就越来越好,势为也越来越大。

    “噢,那你们是怎么认识我?”丁雷好奇地问道。

    南宫鹤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说来话长,我就简短地说下吧,我们十几年前就认识,还一起攻打过魔教,因此我们便成了好朋友。”

    “原来是这样”丁天雷点头说道。

    “不过我也好多年没有见过他们俩啦,他们俩现在可好?”

    “二位师傅身体很好,他们二人这些年都呆在山上”丁天雷笑着说道。

    隐居山林,做个无名自由自在的人,那是许多人所向往的。南宫鹤自然也不例外,尤其十年前丁云庄发生惨案之后,南宫鹤更是向往归隐山林的人士,但他自知自己做不到,江湖各门派也不会让他这样做,南宫世家几百口人也不愿意他这么做,尤其他的几个儿子,儿媳妇更不希望他这么做。

    正在二人说着话从客厅外走进两人,一男一女。

    “爹爹听说来客人啦,是谁啊?你要亲自迎接?”男子说道。

    “秋儿,是天雷来啦,我能不亲自迎接吗”南宫鹤解释道。

    原来这名男子便是南宫鹤的大儿子,南宫秋。只见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锦衣,腰中挂了一块明亮的玉石,个头高大,身体有力。

    他身边的那女子便是他的夫人名叫丁香红,穿着一身鲜艳的衣服长得是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娥娜多姿。

    南宫秋走到丁天雷身边,道:“想不到,实在想不到,我这几年也不知寻你多少次,都没找到你。最后见你之时你还没有十岁,个子不高,现在想不到你已长这么高啦,让大舅父好好看看你。”

    丁天雷急忙站起身:“大舅父这几年让你操心啦。”

    南宫秋紧紧地握着丁天雷的手,不舍的放开,毕竟是自己的亲外甥。

    “还是让天雷坐下说吧,我想今天一定很累”丁香红笑着说道。

    “对,对快坐下,大家都坐下”说着三人都坐下啦。

    南宫秋继续说道:“这位是你的大舅母。”他用手指了一下丁香红。

    丁天雷站起身,弯下腰施了一礼道:“舅母可好?”

    丁香红忙笑道:“好,好,快坐下,天雷。”

    “这几年你都到哪去啦”南宫秋问道。

    “我这几年在青峰山上,和金银双笛两位师傅学习武艺”丁天雷回答道。

    “这么说是他们救的你”丁香红道。

    “是的,正是他们二位。”丁天雷道。丁天雷心想这个大舅母还真是个美丽聪明的女人,可要小心说话啦。

    “你家出事之后,我和你大舅就赶到丁云庄,但并没有见你,当时我就猜想你一定活着,看来我当时猜对啦。”丁香红还是微笑着说道。

    “是的,多亏了姑姑和姑父拼命相救”丁天雷说到这心生十分难过,不想再往下说,毕竟他的姑父因为他变成了残疾人,而他的姑姑丁云柔现在也没有找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那你姑姑没有交给你些什么东西”丁香红眼睛直视着他。

    “有,就一个包袱”丁天雷脱口而出,说了之后他才觉得自己说的太多啦。

    丁香红脸上露出十分喜悦的笑,和一些诡秘的笑:“那包袱里装的都有些什么?”

    这下丁天雷可长了个心眼,可万万不能照实的说,因为他的两个师傅也经常教导他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据你的亲人。一些不幸的事就很有可能有亲人造成的。另外金银双笛也经常把他们俩个在江湖的经历讲给他听。

    “噢…只有一些衣服”丁天雷说道。

    丁香红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她有点不信,看着丁天雷那眼神,丁香红似乎已猜出丁天雷说的是假话,于是又问道:“没有什么书籍之类的东西。”

    丁天雷也看出来他并非关心自己,而是关心包袱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丁天雷坚定地说道:“没有,我父亲并不爱看书,所以包袱里并没有书。”

    南宫鹤在一旁越听越生气,他当然知道丁香红到底想问什么,但他更喜欢丁天雷,丁天雷从小时,南宫鹤就十分地疼爱他,有什么好吃的都拿给他吃,好玩的也送给他。

    南宫鹤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好啦,天雷刚回来,天色已快黑,你们两个去安排一下,晚饭吧。”

    “对,对我这就去安排”丁香红见南宫鹤的脸色难看,想必是对自己有看法。所以她说完就走出客厅。

    南宫秋也跟着她走了出来,走了下远,南宫秋拉住丁香红的胳膊道:“刚才你也问的太直接了,老爷子都生气了。”

    “这个我也没有想到,但我总觉得天雷并没有说实话”丁香红说道。

    “等闲了我再问问他。”

    “那你可要抓紧时间,别让他人抢了先”丁香红瞟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