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侠成名之路 > 第二章 中秋之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丁云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十天,是一个月或是一年…

    丁云剑不多时眼睛红了,眼泪流了下来。

    丁天雷见状,道:“爹爹真是太不坚强啦,平时还说我爱哭鼻子。”说完他用小手擦了擦丁云剑脸上的泪珠。

    丁云剑深吸一口气,故装作笑了几声:“是啊,我还不如天雷坚强呢,我要走了,你可一定要乖啊。”说着他站起身,又和李兰山夫妇说了几句告别的话,二人便离开院子。

    丁云剑跳上马车,丁贵便用鞭子一打马,马车又在路上飞奔而去。

    丁云剑坐在马车里,来时两人,现在只剩他一人在马车里,他心里空荡荡地,来时和丁天雷有说有笑,不想现在就他一人,越想心中越难受。

    于是丁云剑打开车后的车帘,望着丁兰山家的方向,淡淡的月光照的并不远,根本看不见他们的家。

    同样的路程,同样的马车,同样的赶车的,但在丁云剑认为时间过的太慢啦,怎么现在还没到丁云庄呢?可能就是这样,人越想不开心的事,就会越觉得时间过的越慢。

    不知过了多时,马车停了下来。“老爷,我们到家啦”丁贵下车打开车帘。

    “噢,总算到啦”丁云剑无力地说道。丁云剑跳下马车,在脚一着地之时,他忽然觉得身子是那么的无力,身子顿时向前倾。

    丁贵见状赶紧扶着他:“老爷,你没事吧?”

    丁云剑呆呆地望着远处,过了许久才说道:“没事,年纪大了,腿脚似乎不听话啦。”

    丁云剑本是壮年,身体强壮,他以前从来不再别人面前说自己老啦,今晚却说啦。

    丁贵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自然也没有在问下去。

    “老爷,快回去休息吧”丁贵打开大门,扶着丁云剑向卧房而去。

    “扶我到书房去,我想看一下书”丁云剑说着便转向书房而去。

    “天这么晚啦,您该休息啦”丁贵关心地说道。

    “我好像今晚不困,看下书或许会困”丁云剑说道。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书房门口,丁贵打开门,点着蜡烛。

    丁云剑走进书房,随手拿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

    “劳累一晚上啦,你回房休息去吧。”

    丁贵的确有点累啦,天一黑他就赶着马车从丁云庄出发,经过数个时辰才到丁云柔家,但他嘴上确没有敢说累:“手下不累,要不我在这陪你看会书。”

    丁云剑望着他,看到他疲惫的样子,两眼发红。笑道:“还说不累,我一看就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丁云剑摆了摆手。

    丁贵躬了一下身:“手下走啦,您可要保重身体呀。”说罢他走出书房,随手又关住了门。

    屋内只剩下丁云剑一人和书架上的书啦。丁云剑看了一会书,又把书放下,站起身来,走到房门前打开门。望着那天上无数颗繁星,不禁哀叹一声。

    早上,太阳刚刚升起。

    “相公,醒醒该吃早饭啦。”

    丁云剑趴在桌上,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噢,天亮了吗?夫人。”

    “是的,相公昨晚你怎么在这书房中睡呢?”一中年妇人说道。此人正是丁云剑的夫人,叫南宫凤。

    丁云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到房门前,阳光正好照在他脸上,此时阳光并不刺眼。

    “有件事我这几天一直不明白?”南宫凤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听到南宫凤这句凄惨的声音,丁云剑急忙转过身,走到她身边,用手擦擦她脸上的泪水,道:“我也知道这么做,你会伤心,我也会难过。但不得不这么做。”

    “究竟是为什么呢?”

    “所谓树大招风,别看我们现在丁云庄正是鼎盛时期,但你要知道,月盈必亏,水满自溢。江湖中人不知有多少人惦记我们的财产,和地位吗?”丁云剑无奈地说道。

    “其实大可不必把天雷送走,我可以请我南宫世家的高手们来保护天雷的”南宫凤自信地说道。

    “我知道南宫世家内高手如云,但他们防的了一时,能防得了一世吗?”丁云剑握住她的手。

    “或许你这样做的对,我应该相信你的”南宫凤也紧紧的握住他的双手。

    又过了两天,此时正是八月十五的傍晚。丁贵手中提着一个篮子,来到大厅内。

    丁云剑和南宫凤正在吃饭,见丁贵来啦,丁云剑问道:“丁贵你篮子里装的是什么?”

    丁贵笑着说道:“这是我老婆亲自做的月饼,让老爷和夫人尝一下好吃不?”说着他从篮子里拿出来两个月饼,递给丁云剑和南宫凤。

    “丁贵你每年都会送我们月饼,你们夫妻俩太有孝心啦”丁云剑笑着说道。

    丁贵赶紧说道:“不敢,不敢,孝敬你俩乃是我一家的福份,若不是老爷的关心和赏赐,我一家老小还不知能不能吃饱饭呢?噢对了你们俩尝下好吃吗?”

    丁云剑吃了一口:“不错很好吃。”

    丁贵又道:“那就好,手下这就出去啦,你们二位慢慢吃。”说罢丁贵便走了出去。

    丁云剑和南宫凤吃过晚饭,来到院子里,一轮圆圆的明月高挂在空中,今天是中秋节,月亮显得特别明亮,满天的星星闪闪发亮。

    但二人的心情却不怎么好,因为今天是团圆的日子,但却少了一个人。

    二人无心赏月,在花园里不多时便回房休息去啦。

    三更时分,院子内的打斗声惊醒了丁云剑,丁云剑赶紧起身穿衣,随手摘下挂在墙上的一把长剑。

    此时南宫凤也醒啦,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不清楚,我去看一下,夫人你呆在房间内不要出去”丁云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随手又关住了门。

    此时院内喊杀声更大啦,血腥味弥漫整个院子。地上躺了几十具尸体,有丁云庄的人,也有一些黑衣人。

    不多时丁云庄的下人们已被杀完。

    丁云剑指着那些穿黑色衣服的人,怒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高个子的黑衣人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就不要管了,只要你交出两样东西便可饶你性命。”

    “什么东西”

    “藏宝图和剑谱”一矮个子黑衣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