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无限防御 > 第708章 安凌霄的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chapter();</script></dt>

    在铁甲镇逗留了三日,池顿等来了他要等的人。

    因为池顿让虎傲天带去了消息,为了保险起见,宗门的陈如夜长老竟然亲自过来了。

    “陈长老竟然有空,亲自来管这种小事儿啊。”

    池顿觉得,陈如夜应该很忙才对,因为最近可是在筹办招新的事,他是北离宗唯二的长老之一,怎么可能闲呢?

    陈如夜风尘仆仆的骑马而来,看到池顿就问:“我听那只白虎说,这个镇子里的人都是铁匠?”

    “差不多吧,怎么了?”

    “太好了,咱们北离宗现在正缺铁匠,你小子运气不错啊,原本我还在想要不要去其它宗门借一些,现在倒是好了,虽然不是修行者,但做一些用具之类,也是够用。”陈如夜很高兴的样子,池顿这才知道为什么他会亲自来了。

    “怎么?是要打造武器么?”

    “恩,还有一些民用的器具。”陈如夜应声答道。

    池顿疑惑的问:“您不就是金系的修行者吗?”

    “你还想累死我不成?城里终归是要拢一些铁匠的,不说那些,之前你走的时候也不打一声招呼,我还有事没与你说呢。”

    陈如夜拉着池顿,走向一旁,到了个没人的角落。

    池顿问:“什么事儿,还避人?”

    “唉,你也真是,做什么事只凭一心,其实是关于大皇子安凌霄的,之前你见过。”陈如夜说着,目光看着池顿,颇有一丝无奈啊。

    “他?对啊,之前是在南海遇到他的,他干嘛去的?”

    池顿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那安凌霄现在可是苍云王,自然不会在这战乱的时候到处乱跑。

    那他是出来干嘛的?

    “找你,我也不知他寻你做什么,之前你和师祖起冲突之后,他见你受伤,便离开了,那几日是我负责接待的,可后来我就给忘了……你可有眉目?”

    池顿摇头,他才不知道那苍云王陛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如说,他根本把这个人给忽略了。

    “这几日你要去哪里?”

    陈如夜又问,池顿说:“去趟极西森林,不顺路啊。”

    “要事?”

    陈如夜听到池顿要去极西森林,有些迟疑。

    池顿说:“大事,等我回来的时候,我绕路去一趟苍云城就行了。”

    陈如夜点点头:“那只能如此了,不说了,我先去镇上看看。”

    两人并肩而行,向那铁甲镇中走去,让铁甲镇上的人准备行囊,由陈如夜护送回北离城,池顿他们也出发了。

    黄昏之前,铁甲镇已经荒无人烟了。

    在路上行进了数日,遇到了许多魔族,池顿能杀就杀,一路前行。

    北域前线,万剑阁的弟子们筋疲力竭的三五一堆,聚在一起。

    “少阁主,陛下来信。”

    方良站在战线之前,遥望着远方那棵顶天立地的冰树,久久出神。

    “说什么了?”

    他没回头,问了一声。

    “没敢看,还请您亲自过目。”

    信交到了方良的手中,方良展开信封,低眼扫去。

    开始只是一些问候之语,方良随意略过。

    【贤侄,近来北域战况激烈,可要注意身体。

    你父亲与本王讲,他本想送你去千绝山筑炼剑体,可你却要求加入了北域征军队伍,本王甚是欣慰,待万剑阁骁勇归来,自有嘉奖,你若是有何想要的,可与本王信件一封,虽然本王也只你少年老成,不喜功勋,本王做主,你用的到的资源随意挑选,美人自可。

    所以,帮本王一事可好?

    也并非什么大事,就是本王那蠢弟弟又跑了,以他的性子,估计是去北域了,本王身兼苍云王之责,不宜出行,你且帮本王看管好那笨蛋,莫让他白白丢了性命,此言技仅两年之内有效,速回。】

    信中许多话都透着古怪。

    方良眨了眨发干的双眼,心思凌乱。

    他转身问那站在一旁的手下说:“这信你从何处得来的?”

    “一名信使,刚刚交与我的,他不知怎么出现在营地之中,无从查证。”

    北域那么多有能力的人,为何偏偏这信会送给我?

    方良有些纳闷,但依旧还是把那信放进了怀里。

    沉思良久,才说:“三皇子安凌山,找到人,打晕,关起来。”

    “额,少主,安陵山怎么说也是皇子,咱们这样做不太好吧?”

    手下多少有些犹豫,把堂堂皇子打晕关起来?

    “无妨,小心一些不要伤到根基,伤筋动骨倒无所谓,事后接上就好了……良也没有办法,又不是头一次抓,你该知道分寸。”方良一口气说完,轻轻叹了一下。

    身边人走了,方良也在想一件事儿。

    难道就因为之前在灵山武院的时候是我把他抓回去的,这一次安叔才找我的吗?

    感觉,不该如此。

    看来这凌霄王的位子也不好坐啊。

    安叔叔这么做,摆明了是要给我些好处……要不要禀明父亲?

    方良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转身从战线前离去,来到了自己的营帐之中。

    挥笔书信,写了两个字。

    【剑鞘。】

    落笔,将那信纸折叠。

    “你将信带回去吧。”

    他对着无人的营帐轻语一声,帐门前,一个身形略胖的身影出现。

    “你知道我在这?”

    “良不知,只是猎鹰的人,一定不会走。”

    冷迁笑呵呵的接过方良手中的信,看也不看的收起来,说:“万剑阁后继有人,在下告退,还请少阁主多担待三皇子才是。”

    “等等。”

    方良没让他立即离开,而是问道:“为何是我?”

    “该是您,就是您,三皇子的事我们猎鹰不便插手,陛下说小辈之事,让小辈去做,告辞!”冷迁没有多说其它,转身消失了。

    方良看着那营帐的帘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稍待了一会儿,才走了出去。

    同时,北域也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少阁主,长老们正在议会,是关于近来粮草之事,北域已经没什么吃的了,苍云的补给被后方的魔族给劫了……”

    各大宗门的弟子驻地,都是一片哀怨之声。

    那些黑云军可以茹毛饮血,不代表他们也可以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