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演道 > 第八十四章 妖清末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妖清末年。

    中华大地武术之风昌盛,诞生了许多令后世传唱的武学大宗师。

    一年前,陈希象与孙禄堂见面,受他好意,前去山下找形意名家车毅斋调养身体。

    他这一世的身体,虽然是万中无一的先天胎,却因为此界无灵气,而无法炼出先天真气,反倒是因为炼精化气将身体练得亏损很多。

    在本尊于道宋天地寻找先天功法的同时,他这边也没有拒绝孙禄堂的好意,在孙禄堂离开茅山之后,便去北京找到了那位车毅斋老师傅。

    这位老先生在形意拳之中辈分奇高,是为近代形意拳的李洛能的八大弟子之一,他跟形意拳巨擘是师兄弟关系,人都尊称他为“车二先生”。

    陈希象说是孙禄堂举荐而来之后,便跟着这位老先生继续吸取民国真正的国术秘法。

    比起已经国术断绝的现代,这个时候,各个老前辈手上有太多好东西,对于陈希象这种需要吸取各方天地理论法则知识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个的老宝藏。

    不过车毅斋也知道陈希象在道门中的身份,不敢说收徒,只说代师教拳。

    由于车毅斋弟子门人众多,所以陈希象一年来并未常在北京,跟着车毅斋走了不少地点,也见识了许多曾经只在历史上才听闻的人物。

    这段时间车二先生来天津看他的门脸徒弟王凤翔。

    陈希象也被安排在了天津形意拳馆。

    拳馆中弟子都知道这位年轻道长辈分很高,平常很是敬畏,没什么事都不敢去主动打扰。

    陈希象屋内。

    他闭目看着玉碟道影中自己的面板:

    道主分身:陈玄象。

    年龄:21岁。

    修为:国术化劲!

    道统香火:暂无。

    所在时空:妖清末年,第三十六代黑山老妖时期。

    陈希象看着妖清末年这几个字,心中呼出了一口气:

    “这方时空并不是历史的清末民国那般简单。”

    妖清两个字,已然说明了原因。

    在以前玉碟的提醒中,这万古诸天时空当中有很多朝代都是达到了大罗超脱之境。

    更重要的是,还有妖清末年最后的那几个字……

    第三十六代……黑山老妖。

    呼!

    陈希象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他没想到在晚清这个时空,居然还可以看见黑山老妖这四个字。

    主时空的金国之神!

    自己前世所知的某一天地世界中的“运转天道”一脉。

    生在长白山黑水之间。

    居然在妖清时空,也有着这一脉的传承。

    恍惚间,陈希象隐约都有了几分猜测:

    “道宋时空,是宋道宗未崛起之时……融合历史神话中,宋朝有封昊天为玉皇的事迹,显然那会是道宋时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而宋道宗这个人物,在宋朝历史上没听说过,但却显然是能令宋朝超脱的关键角色,甚至可能就是‘永恒道宋’中那位大罗人物。”

    “由此推断,在不同时空的金、清两朝,都有黑山老妖的投影,便可大致猜想,妖清之所以为妖清,之所以能大罗超脱,其中那位大罗人物,十有八九怕就是……”

    金与清都发源于白山黑水之间。

    而黑山老妖正是白山黑水间诞生的天道大妖,所以才为金、清两朝背后的尊神。

    这方世界既然有黑山老妖这位恐怖角色。

    那么显然将会是自己传道路上的最大障碍。

    不过总算这方天地等级不高,就算那人物是黑山老妖,也被这方时空的等级局限住了,最强是国术见神,只要自己的真气能在这方时空炼出来,将黑山老妖从这方时空的神坛上推下来,也有底气。

    他这一年时间,虽然没练成真气,却也由于几具身体的国术经验和此身躯之天资,一年内停下了炼精化气之法,将修为提升到了易髓化劲境界。

    陈希象一番以哼哈雷音渗入内脏练功行完之后,即从屋中走出。

    却不想一出门,就看到这津门形意拳馆院内弟子们一个个怒火冲冲,从院中各自捡起短棍、兵器,朝着四合院的大门口那里冲去。

    “发生何事?”

    陈希象微微蹙眉。

    这家形意拳馆极大,在天津也是威望极高,足足三进院落,容纳了四十多个弟子。

    在陈希象皱眉也跟着走向门口的同时。

    门口已经传来了声声怒吼:

    “刘长白,你这个喂不熟的狗鹰,居然敢来师门摔枪砸碗!”

    “你是个畜生啊,畜生都不如!”

    “小白眼狼!”

    一听到这些话怒声喝骂,陈希象眸光波动,已经明白了是什么事。

    狗鹰和白眼狼的意思差不多。

    传说西南边陲有一种叫“狗鹰”的物种,小鹰长大之后先咬死老鹰,以老鹰尸体成为庆祝自己成年的第一大餐。

    这也是用来武林界的一种人。

    习武人练成一身本事,多会去想着打响名声,然后让世人知道他。

    一般情况下,这些出师的年轻人都会选择去打别的门派,但也有一些极端情况下的狼心狗肺之徒,见自己师父年老体衰,又把一身功夫交给了自己。

    师父与徒弟之间知根知底,彼此什么招数弱点都知道,相同情况下,徒弟基本都可以轻松打败师父。

    陈希象站在拳馆一众弟子背后,视线看向了门口的那人。

    那是一个脑后还扎着辫子的二十五六岁青年,唇齿之间透着一股邪笑,其脚下赫然横躺着一杆大枪,这是来踢馆的标志。

    最重要的是,这青年手上还提着一个已经晕死过去的人。

    一个人至少一百来斤,尤其是练武之后,斤两更重。

    被他提着的那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车毅斋老先生的大弟子王凤翔,论辈分是和孙禄堂同辈的形意门高手,功夫已经练到了骨头里,有次他让两个徒弟一起抬他,竟好似抬一头牛一样。

    这是他功夫已达暗劲,浑身筋骨都增加了重量。

    却竟然被这个踢馆青年轻松提在手中,好似提着一张纸片般轻松。

    这时候,武馆内传来了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喝声:

    “小刘子,你这个畜生东西,你忘了你师兄对你多好了,你竟对他下手如此狠,你不是要来欺师灭祖吗,来啊,老头子我就在这里,我看看你今天想怎么和我打。”

    这声音主人正是车毅斋。

    他年龄已七十五岁,却仍是身材高大,没有上了年纪老人的那股萎缩的感觉,两只眼睛怒目瞪去。

    见到正主出来了。

    刘长白眸光微微波动,似乎眼底想起了一些曾经在形意门里的事情。

    但旋即,他却是冷淡一笑:

    “师父,徒弟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谁让您老人家是真佛爷,入庙拜佛,得先过我师哥这道山门,不打倒了他,他总替您挡着,您也不能露脸不是。”

    “你这个畜生!”车二先生气得胸腔起伏,猛烈咳嗽。

    “师傅保重身体啊,别气坏了自己。”

    徒弟们连忙安慰。

    这个时候,车毅斋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拍了拍其后背,立即老先生气就顺了过来。

    这时候,就听一个青年的叹息嗓音,道:

    “老先生坐着吧,你这徒弟看下盘已经功夫炼入了骨髓了,到了化劲境界,您这把年纪上去,就是打赢了,也没以后了。”

    “贫道受您教拳一年,虽不是师徒,但得了您的一些东西,替您出头这个资格还是有的。”

    老人闻声才转头,便已然感觉到陈希象从背后踏步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

    刘长白眸光眯起,冷冷盯着陈希象道。

    陈希象道:“替你师父教训你的人。”

    一语落,他当即一个垫步,起手就是形意中的一个钻拳,好似一条蛇从洞中钻出,钻拳最配蛇形。

    陈希象这一出手,便好似一条在草丛中唰唰游去的长蛇。

    呼呼~

    只一个眨眼,便逼身到了刘长白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