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琥珀小说网 > 言情女生 > 庆春令 > 第二十七章解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安清回去后,发现大胡子已经回来了,见到安清,立即扑上来说:“消息散出去了,现在死人越来越多了!”

    安清点头,这样起码可以让百姓提高警惕,不要再为了看热闹而染上霍乱,她不能冒然放出解药的消息。

    如果这背后真的是有人操控,她放出解药的消息,无疑是火上浇油。

    心里呼了一口气,从她这几日的观察,看似正常,实际却有诡异之处,比如说哪些乞丐,还有提前封锁城门,这些都好像是精心安排似的,虽然看似偶然。

    如果真的是人为,那背后之人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想要一个连城的人陪葬?

    当然,这只是她的猜测,毕竟如此丧心病狂的行为,那还是人吗?

    畜牲都做不出来吧!

    “这样,我们……”安清想了一个主意,和大胡子子言商量一下,一拍即合。

    霍乱的消息一散发出去,连城便进入了恐慌,好像他们每个人头上都顶着死神。

    安清走在街上,看着以前繁华大街小巷,现在处处透着死气,偶尔有人经过,看到安清离得远远的,如同猫见了老鼠一般,好像四处都有瘟神一般。

    大街小巷都有死人的消息,有的一家人全死了,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那让人害怕惊涑的场面,深深刻在安清的脑海里,没人知道,她的心颤抖的多厉害,有些东西经历一次就深入骨髓,何况是第二次。

    染上霍乱的尸体更可怕,如果不处理,尸体发腐不说,传染性更强。

    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她都阻止不了,现在只愿能把死亡降到最低。

    又过去了两日,死的人越来越多,好在朝廷派来太医已到达。

    尸体越来越多,官差根本忙不过来,便贴出布告,重金招令运尸人。

    大胡子一听有钱赚,乐呵呵跑去,有消息打探,还有银子赚,何乐而不为。

    正好可以把解药的消息慢慢放出去。

    反正安清说了,染上霍乱有解药,他不怕,更何况他这人身体好得很,只有受伤,还从来没生过病。

    大胡子回到乞丐窝,发现有一大半人都死了,剩下的一小半病怏怏的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看着离死也不远了。

    “你…你没染上霍乱?”之前和大胡子交好的那个乞丐,看到大胡子,满脸惊奇。

    随即有些明白了,这家伙因为脸上有疤痕,一直蒙着面巾,吃饭说话都离他们好远,自然不容易染上。

    现在霍乱传的沸沸扬扬,好多人想出城逃难,可是城门已经封锁了,就连哪些大户人家都出不去,只能等死。

    大胡子不说话,拉着车停到尸体旁,准备搬尸体,乞丐窝的尸体最多,身上破破烂烂的,比前几日更像个乞丐。

    那乞丐见了也不恼,似乎习惯了大胡子这样,想靠过去,又怕传染,有气无力:“这两日怎么没见你?还以为你出城了呢!”

    “我去拉尸体了!”大胡子现在看到尸体就想吐,这些人死法太难看了,有很多死人后浮肿,模样慎人极了。

    那乞丐听了了然,这事他知道,不过现在人人都自身难保,谁还会要钱不要命,钱也要有命花才行。

    “你不怕传染上吗?”那乞丐说着又离远一些,不过看着地上七扭八歪哪些人,不由苦笑,他从昨日开始也有些不舒服,估计也染上了吧!

    “怕啊!”

    “那你还去?”

    “我这副样子,除了这样的活计,谁还会要?”大胡子不以为然,这是个很好的借口。

    那乞丐一愣,想到大胡子脸上那块疤痕,实在恐怖的很,平常人看了都害怕,谁会给他活计?

    “你看样子也染上了吧!”大胡子看那乞丐面色发白,与他说话时咳了好几声。

    “可能了吧!”那乞丐说着望了一眼天空,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说来也怪,我看好几个都快死了,今日过去,发现他们似乎好了很多,会不会是?”大胡子说了一半,下面不用说也明白。

    果然,地上奄奄一息的乞丐听了,都睁开眼睛,盯着大胡子,眼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

    大胡子说的含糊不清,总之把七星草是解药的消息透露出去了,还提了王家,王富贵这会儿估计也好多了吧!

    那乞丐看大胡子走了,眼里闪烁异样,看到地上很多人都努力坐起来,看样子都听到大胡子的话了。

    “得了霍乱,真有救?”有人蠢蠢欲动,这几日他被迫呆在乞丐窝,哪里都不敢去,只有坐着等死。

    如今有一丝希望,自然不想放弃,毕竟没人想死。

    “我们一会儿等到天黑,溜出去看看!”终有人忍不住了。

    其他人点头附和。

    第二日。

    “大家快去买七星草,我孩子都快死了,喝了七星草,这会儿都可以站起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在大街上响起。

    七星草是解药流传大街小巷,药铺门口更是挤满了人,有的甚至为了买药,打的头破血流。

    “这七星草真的管用?我家院子前段时间还长了些,我还特意拔掉了!”

    “管用,你看这些不都在抢着买吗?你看那乞丐窝,昨日还拉了几车尸体,今日一个都没有。”

    “对,对,还王大地主的儿子,前两日也快死了,听说就是喝了七星草,这会儿都快好了!”

    “……”

    众人七嘴八舌说着。

    “好了,好了,七星草没有了,卖完了!”药铺老板喊道。

    不一会儿,药铺里的七星草就被抢光了。

    还有很多人没有买到,又乱作一团。

    朝廷派来的太医已经忙到崩溃,更没有想到霍乱如此可怕,他们根本无从下手,而且,他们发现,自从到了连城,他们就开始不舒服了,和哪些染上霍乱的人症状十分相似,这让他们内心十分恐慌。

    听说有人说七星草是解药,两个太医商量一下,觉得那东西确实有些功效,便各自熬制一碗,给染上霍乱的人喝下,果然,不到半日的功夫,那人就好了许多。

    两人大喜,立即熬了一些,各自喝下,他们本就是太医院小喽喽,他们自己也知道,朝廷此次派他们来,无非是走个过程,从古到今,那个得了霍乱的人能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