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琥珀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chapter();</script></dt>

    “主子爷,怕是奴才派去张家口的人回来了。”范文程连忙向皇太极禀告道,“要不,奴才先去外面看看?”

    皇太极一听,便面露关切之色道:“既然如此,便让人进来,朕要亲自听听。”

    “要不是去张家口的,你这是欺君!”多铎在边上听了,冷声哼道,“小心你的狗头!”

    听到这话,范文程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虽然他猜测很大可能是派去张家口那边的,才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万一要不是呢?

    不过幸好,当他看到被黄马褂带进崇政殿的人之后,便知道是张家口那边的事情了。于是,就连忙给皇太极介绍了下情况:“主子爷,是奴才派去张家口的,叫范安富!”

    那人是第一次进崇政殿,吓得战战兢兢地,连忙在殿门口就跪下磕头,同时大喊道:“奴才范安富见过主子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多铎一听,便想挑事,什么东西,也敢自称奴才!

    不过皇太极急于想知道张家口那边的事情,便立刻开口,先一步问道:“张家口那边情况怎么样?”

    “主子爷,大事不好了啊!”范安富一张口,便是语出惊人,顿时就给崇祯殿内的建虏以及汉奸来了个震惊,“那些晋商……晋商全完了!”

    皇太极惊得一下从御座上站了起来,盯着范安富厉声喝问道:“全完了什么意思,说清楚!”

    张家口那边对辽东有多重要,作为建虏的掌权人,是最清楚不过的。也是如此,他才会不顾皇帝形象,失态地一下站了起来。

    多铎显然知道什么时候该插嘴什么时候不该插嘴,至少这时候,他没有说话了,只是看他同父同母的多尔衮一眼。

    “那些晋商全被朝廷给抓了,株连九族,全完了!”

    “什么?”皇太极一听,大惊失色道,“怎么会突然被抓的?到底是哪些晋商被抓,怎么会株连九族?这不可能,这么多年来不都没事么!”

    “具体详情不清楚,说是以范永斗为首的八大晋商,通虏……通我大清,卖……明国,罪同谋逆,诛了九族。”

    一听八大晋商这几个字,皇太极便知道,那些和大清做买卖的晋商全完了。

    而这些晋商一完蛋,那大清的粮草铁器之类物资,还能从哪里去补充?还有关内的消息,又要到哪里去打听?

    想到这个可能的后果,皇太极担忧之下,不由得大怒道:“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多年都是平安无事,偏偏在松锦之战后,他们的事情就被明国朝廷给知道了?”

    这个问题说出口之后,他其实也知道,在这崇政殿内根本得不到答案的。但是,不问出来,憋在心里的话,估计会憋出病。

    不过他没想到,在问出话之后,就见跪在那里的那个范安富,有点底气不足地说道:“回主子爷,张家口那边在传,说是辽东有人向明国朝廷告发了!”

    “什么?”皇太极一听之下,顿时震怒,那胖脸都红了,厉声喝问道,“是辽东这边通风报信了,谁?”

    他当然不知道,有关八大晋商通虏,朝堂上的诸公都是知道,那是兴国公查出来的。就连京师百姓,也大都知道这点。

    不过他们当然没有去追问,兴国公怎么会查出来的。

    也是如此,张明伟当初就想过,八大晋商这边被端了之后,辽东那边等到时间久了肯定会发现异常,然后会派人来查探。这些人,绝对不会混到京师去查探消息,而只可能是在边关探听下消息而已。

    因此,他早有吩咐过马祥麟,还有山永巡抚左应选那边,让他们在边关这边散布消息,就说八大晋商通虏,乃是辽东那边的人提供的消息。

    反正就是顺手散布个消息,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成本的事情,如果能造成辽东建虏那边疑神疑鬼,让那些投靠建虏的汉奸没好日子过,给他们多找点事情做做。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如今,果然这个消息便传到了皇太极的耳朵里。

    此时,就见皇太极怒到极点的眼神,扫视过在崇政殿内的那些汉臣,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狠狠地盯了几眼。就仿佛他能发现,到底是谁在吃里扒外,又学刘爱塔一般,还想着讨好明国,想着逃回明国!

    范平福那见过皇太极龙颜大怒,吓得连连磕头,同时带着颤音急忙回答道:“如今明国边关都查得严,奴才怕被发现,不敢多问。不过就奴才以为,这事儿要是有名字,肯定奴才已经知道的。”

    “废物!”多铎听到这里,上前一脚踹翻了他,厉声喝道,“没用的东西,还敢狡辩?”

    当年的刘爱塔,真得是让一众奴酋记忆深刻。特别是被背叛的这种滋味,更是刻到了他们的骨子里。如今又有人这么做,他们自然是恨不得立刻揪出来,把他抽筋扒皮。

    边上一直听着的范文程,脑门上已经全是汗了。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连忙跪下向皇太极奏道:“主子爷,奴才亲自走一趟,定然打听出来到底是谁通风报信!”

    范平福是他的家奴,没能打听出来姓名,这让他的压力非常大。

    可谁知,多铎听了,忽然大步向他逼近,冷声喝道:“早就知道你这狗奴才有问题,说,是不是想趁着这个机会逃回关内去?”

    “……”范文程一听,顿时哑然。

    不过他立刻回过神来,马上就想辩解时,却听多铎又冷喝道:“是不是说你家人留在辽东,你对我大清是忠心的?我呸,老子玩了你的老婆,连个屁都不放,你还会在乎家人?”

    “……”范文程一听,顿时瞠目结舌。

    新近投降建虏的洪承畴听到这话,不由得非常诧异,很是偷看了几眼范文程。心中想着,没想到这个大清的大学士风光的背后,竟然还有这等事情?

    被多铎这么一缓冲,皇太极已经缓过神来,稍微恢复了他的一点理智。仔细一想之后,便开口说道:“休得胡言乱语,范卿的忠心,朕是知道的,断然不会做这等出卖大清的事情!”

    范文程一听,顿时感激涕零,跪地流泪痛哭,“有主子爷这话,奴才……奴才就是立刻死了,也是无憾了!”

    边上的济尔哈朗听了,心中一声冷哼,哪怕是他,都是不信的。

    当年的刘爱塔,和他关系非同一般,事发之前,谁能想到他通明?竟然诈死逃去了明国,还害得他很是惋惜刘爱塔的死!

    他在想着,范文程又用坚定地语气对皇太极奏道:“主子爷,奴才敢对祖宗牌位发誓,奴才入关,定然要查出是谁想叛逃,如此方不负主子隆恩!”

    “算了,这个其实并没有意义!”皇太极已经冷静了下来,当即拒绝道,“如果明国朝廷随便说个人名来离间,借朕之手除去他们要想除去的人……”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洪承畴。

    这一眼,顿时看得洪承畴吓了一跳,冷汗立刻从后背冒了出来。因为他读懂了皇太极那个眼神,就是朝廷那边很可能会说是他通风报信,然后借大清皇帝的手除掉他!

    皇太极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范文程道:“……所以,这等事情很难查。如果范永斗他们还在的话,以他们在明国朝堂上的关系,倒还是有可能……”

    说到这里时,他便立刻想起,他永远失去了那八大晋商。从此以后,大清这边会多不少困难,便深深地叹了口气,也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意愿。

    虽然他说不查了,但有一点却是崇政殿内所有人都知道的,就是辽东有人向明国朝廷通风报信,要不然,八大晋商不会突然被明国朝廷一锅端了!

    他们当然不可能想到,如果说真有这么一个通风报信的人的话,那个人其实他们是压根想不到的,就是皇太极自己的儿子福临。当然,也可能是当时的摄政王多尔衮。

    如果不是他们入关之后封他们为八大皇商,用以表彰他们的功劳,后世的人都会被蒙在鼓里。

    崇政殿内,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

    那些汉臣,一个个都低着头。而那些奴酋,则一个个都在扫视那些汉臣。怀疑的种子,不可避免地播到了他们心中。

    这个事情,不是皇太极的英明神武能解决的。这一点,皇太极本人也是知道的。

    想着晋商的完蛋,想着急需的粮草,想着以后很可能对关内睁眼瞎,想着由此引发的众多问题,皇太极感觉脑袋越来越痛。

    他本来就因为海兰珠的死,身体一下便垮了。经常会昏迷,也经常吃不下东西。

    因此,这么严峻的形势刺激之下,忽然就见皇太极脸色越